摇光

薛洋一生黑。

我要不要去把凹凸世界看了???日常强行安利

非常期待我一个同学cos圆粒金钢石🌚

讲道理我觉得盖娅那场秀有的模特真的走得迷。
裙子和领口额借鉴我还是很喜欢的,但是头饰丑台步烂是事实啊?b站可真是关弹幕保智商。而且往回走的时候裙摆叠一起了还有人让模特表情生动一点???

【双道长】“哈哈”三则

道长十分好磕。

利木子:

……把血吐完了,我要伤害更多的人(。


蟹香土莲垃圾加:



(一)
没有笑点的宋道长和笑点低的小星星行走江湖。
路人甲:我跟你们说巴拉巴拉巴拉巴拉。
路人乙:哈哈哈。
小星星:噗…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宋道长:?????




半个时辰后。
小星星:刚刚那个笑话哈哈哈。
宋道长:……
宋道长:哈,原来这是笑话。
小星星:= v =? ​​​





(二)
如果有机会坐下来喝杯茶,二哥哥可能和宋道长有共同话题。
羡羡:“小师叔我和你说昨天巴拉巴拉巴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。”
星星:“哈哈哈哈。”
羡羡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星星:“哈哈哈哈很好笑呢。”
羡羡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蓝二哥哥你觉得呢是不是很好笑?”
蓝忘机面无表情放下茶杯:“嗯。”
羡羡:“那你怎么都不笑,来笑一个?”
蓝忘机:“哈哈。”
星星:“哈哈哈哈哈子琛你觉得呢?”
宋子琛面无表情倒了杯茶:“有趣,哈哈。”
羡羡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星星:“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蓝忘机:“……”
宋子琛:“……”
两人对视一眼,默默喝茶。





(3)
宋岚永远不知道为什么晓星尘会突然发笑,虽然他笑起来很好看,眼睛里似落了星子一般,人如其名,熠熠生辉。
所以纵然在夜猎打妖兽这种严肃场合,晓星尘忽然笑起来,宋岚也觉得没什么。
“抱歉抱歉,噗嗤!”晓星尘站在他旁边,笑得很隐忍,但是越忍越想笑,浑身发颤:“咳……哈哈哈你看这只妖兽头顶居然顶着绿毛。”
长绿毛的妖兽又不是少见,宋岚心里觉得不新鲜,但是晓星尘觉得非常好笑,为了使好友不至于太过尴尬,宋岚思考片刻,沉声应和道:“嗯,很有趣。”
他想了想,再补上一句“哈哈。”
晓星尘看了他片刻,忽然抱着肚子靠在墙上,笑得浑身发抖,眼角沁泪,霜华应和着主人上气不接下气的笑声震动。
宋岚觉得自己刚刚好像是做错了什么事情,但仔细一想又没什么。
见他一时半会估计是停不下来,宋岚抱着剑陪他站在一边,静静等晓星尘笑累了,递过去一张帕子擦眼泪。
晓星尘缓过气来,笑着接过帕子,柔声道:“子琛果然很温柔呢?”
宋岚心道:“不及你。”
两人赶去收拾妖兽,果不其然已经被人抢先一步猎走。
晓星尘一脸愧疚:“怪我。”
宋岚见不得晓星尘难过的模样,绞尽脑汁蹦出几个字宽慰他,并在无意之中将人逗笑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宋岚年少出名,夜猎还未尝有过一次空手而归。若要换做是别人耽搁他的路程,怕是早就要分道扬镳。但换做晓星尘似乎怎么样都可以,白走一趟也觉月色醉人。
不过动不动笑成这样还是要改,宋岚心想,日后两人一道开宗立派,身为师长,还是要矜持些,严肃些。
心里想了一千回,回回都记得要提醒晓星尘,可每回见他笑,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。
起初想着,慢慢来吧,他也不过十几岁的少年,爱笑才是正常的。后来想想,不必改了,他笑起来才好看,自己来严肃就可以了。
晓星尘道:“什么时候能见你笑一回呢?”
宋岚嘴角微动,似乎是想试着笑一笑,可他从来没笑过,于是道:“改日。”
他心想着,回去对着镜子笑一笑看看。
晓星尘笑道:“好呀,明日一战同心协力,回来笑给我看吧?”
宋岚说好。
此后刀光剑影,血海深仇不堪记。
宋岚背着两把剑走在斩恶除妖路上,遇见一只头顶绿毛的妖兽,他艰难地扯动僵硬的嘴角,无声笑道:“哈哈。”
霜华在他背上震颤应和。
宋岚靠着墙,抱着肚子弯腰,从喉管发出嘶哑的气音,无声大笑:“哈哈哈哈!”